(张航 牛伟坤 摄影/王溦 )

2020-05-16 06:16

这需要政府制定战略,打破已有的地方权力格局,在工资、未来发展的可能性、居住等多方面形成对青年人的激励,以规模效应来改变乡村和小城镇的人力资源,这不是依靠“村官”就能解决问题的,它需要将一批批的年轻大学生补充到地方,既强化地方的人力资源,又使其形成自身的社会关系资源和相关文化,这样才能留住人,并使地方人才得以持续发展。(张航 牛伟坤 摄影/王溦 )

但对全国来说,如何来引导大学生进入二三线城市?这是政府要有的发展战略。长期以来,我们的高考政策以“抽血”的方式把年轻人从乡村和小城镇吸引到大城市,却长期没有对乡村和小城镇“输血”。

佟新(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):对于年轻人来说,留在一线城市的意义是其潜在的机会和大城市的现代文化,而去二三线城市则意味着机会成本过高。从文化角度,还有一个大学生群体对“波西米亚式”生活的追求。这意味着年轻人的成长。